通达动力控制权或再易主 实控人魏氏父子高买低卖“亏麻了”_2

html模版通达动力控制权或再易主 实控人魏氏父子高买低卖“亏麻了”

每经记者 范芊芊 每经编辑 梁枭

30.3元/股买进,11.61元/股卖出,“亏麻了”。

3月25日,通达动力(002576)(002576,SZ;前收盘价12.72元/股)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天津鑫达瑞明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天津鑫达)拟将其持有的通达动力15.65%股份转让给南通奕达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奕达)。同时,天津鑫达将在此后放弃剩余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如上述协议最终实施完成,南通奕达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姜煜峰、姜客宇父子将成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7年2月,正是姜氏父子将通达动力的实际控制权转让给了现在的实控人魏少军、魏强父子。控制权变更四年多后,姜氏父子又欲买回上市公司控制权。2017年,天津鑫达以30.3元/股的价格受让股权,而此时却以11.61元/股的价格卖出股权。

30.3元/股买进 11.61元/股卖出

据通达动力公告,3月25日,天津鑫达与南通奕达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天津鑫达将其持有的通达动力15.65%股份转让给南通奕达。同时,天津鑫达在此次交易完成之日起36个月内放弃所持有的剩余上市公司14.62%股份对应的表决权。

交易完成后,南通奕达将成为拥有通达动力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姜煜峰、姜客宇将成为通达动力的实际控制人,合计控制上市公司17.68%股份,合计控制的表决权则为32.3%。

2017年2月,通达动力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将从南通奕达变更为天津鑫达,实际控制人将从姜煜峰、姜客宇父子变更为魏少军、魏强父子。也就是说,控制权变更四年多后,姜氏父子又欲夺回上市公司控制权,这也令投资者一片哗然。

那么魏氏父子一买一卖是盈是亏呢?记者注意到,买入股权单价要远高于卖出价格。25日的这笔交易中,天津鑫达将通达动力15.65%股份按照11.61元/股的价格转让给南通奕达,合计交易金额略超3亿元。

而2017年2月,姜煜峰以30.3元/股的价格将其所持有的6%股份转让给了天津鑫达,当年9月,姜煜峰又与天津鑫达再次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将其持有的24%股份以同样的价格转让给天津鑫达。也就是说,天津鑫达以近15亿元的价格获得了30%的股份。

2017年的这起控制权变更从签订股份转让协议到最终变更完成,前后仅历时不到两个月。期间,为顺利推进控制权变更,姜煜峰还在收到股份协议转让款项之后一个月内,以自有资金回购1520万股质押股份并解除质押。

曾欲借壳上市 近年营收稳步增长

为什么控制权变更进展如此之快?这或许源于当时魏家父子拟在获得控制权后推进借壳上市事项。

魏少军也是隆基泰和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隆基泰和)的董事长。据了解,隆基泰和是一家较为知名的房地产企业。据通达动力此前披露,截至2020年年底,隆基泰和总资产为839.9亿元,净资产为179亿元。而通达动力的主营业务是电动机、发电机、新能源汽车定转子铁芯的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

魏氏父子入主通达动力后不久,便开始谋划将地产业务置入上市公司,并变更上市公司的主营业务,拟置入资产作价超160亿元,是当时通达动力拟置出资产作价的十多倍。

这场声势浩大的重大资产重组在2017年年底宣告终止。复牌后,通达动力的股价也随之一落千丈,两个月时间股价几近腰斩,并持续低迷,近些年一直在8元/股~22元/股区间宽幅震荡。

不过,在魏氏父子执掌期间,通达动力的业绩表现还不错。2017年~2021年,上市公司营收稳步增长,分别为10.85亿元、11.55亿元、12.94亿元、15.16亿元、20.03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0.04亿元、0.19亿元、0.34亿元、0.89亿元、1.07亿元。这一业绩表现一改姜氏父子掌舵时的颓势??2014年净利润出现大幅亏损,betcmp官网,2016年净利润则同比下滑近50%。

而魏氏父子的房地产业务则出现了危机。据多家媒体报道,2021年隆基泰和在全国多地的多个项目因停工、延期甚至多次延期交付引发业主维权。与此同时,不同的商票持有人反映,至少从2021年10月份开始,隆基泰和已无力兑付到期款项。

启信宝信息显示,隆基泰和近日新增三则开庭公告,开庭时间是今年4月,案由都是票据付款请求权纠纷。

借壳上市未果,房地产业务又面临危机,这或许是魏氏父子入主四年后再度让出控制权的原因。而原实控人姜氏父子再度执掌后,通达动力未来业务的发展方向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会继续关注。